您好,歡迎來到佛山市聚成知識產權服務有限公司!24小時服務熱線:400-800-8998
400-800-8998
服務導航
法律服務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法律服務 > 刑事辯護
  • 企業常年法律顧問

    律師接受公司、企事業單位、政府機關、自然人或其他法人、其他組織的聘請提供多方面的法律服務的專業性活動

  • 勞動糾紛

    各項勞動人事規章制度和工作流程主要審查、修改、制定企業的勞動人事管理方面的規章制度,規范、完備企業規章制度
  • 合同糾紛

    合同作為一種法律憑證,對合同的管理也是企業日常管理中的一個重要方面
  • 商標維權訴訟

    商標代表一個企業或個人的信譽,維護好商標信譽,更能保障消費者和生產、經營者的利益
  • 專利維權訴訟

    當事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在人民法院進行的涉及與專利權及相關權益有關的各種訴訟的各種訴訟的總稱

  • 版權維權訴訟

    版權訴訟是指對著作權及與著作權有關的權益通過司法途徑進行?;?/p>

  • 商業秘密

    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
  • 債權催收

    債權人為了債權的安全和基于效益的考慮,在嚴格遵循信貸資金運動規律和有關規定、合同要求的同時,對到逾期等債權實施的回收制度與方法。
  • 不正當競爭

    指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損害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擾亂社會經濟秩序的行為。
  • 工傷糾紛

    工傷糾紛是由于在勞動關系中擬定為工傷的所引起的糾紛行為。
  • 房產糾紛

    是指公民、法人或其它組織之間及他們相互之間基于房屋和土地的權利義務所發生的爭議。
  • 交通事故糾紛

    是指機動車的所有人或者使用人在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他人人身傷害或者財產損失時所應承擔的侵權損害賠償責任。
  • 民間借貸糾紛

    民間借貸是指公民之間,公民與非金融機構企業之間的借款行為。
  • 刑事辯護

    任何人在遭遇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時,都有權針對被指控的罪行進行無罪、罪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的辯解和辯論,這就是刑事辯護。

任何人在遭遇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時,都有權針對被指控的罪行進行無罪、罪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的辯解和辯論,這就是刑事辯護。

辯護權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一項基本權利,也是一項基本的憲法權利。實際上,辯護權并不僅僅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權利,而是每個公民、每個人的一項基本權利,因為從理論上來說,每個人都可能受到刑事指控,因此,每個人都需要并享有辯護權。

辯護業務是律師辦理刑事案件的主要業務,根據法律規定,律師在刑事案件中可以接受公訴或自訴案件被告人及其近親屬的聘請,為其提供法律咨詢,代理申訴、控告,申請取保候審,接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委托或者人民法院的指定,擔任辯護人。

律師擔任刑事辯護人的,應當根據事實和法律,提出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罪、罪輕或者減輕、免除其刑事責任的材料和意見,維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權益。

律師參加訴訟活動,依照訴訟法律的規定,可以收集、查閱與本案有關的材料,同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人會見和通信,出席法庭,參與訴訟,以及享有訴訟法律規定的其他權利。

法庭辯論階段,辯護意見應針對控訴方的指控,從事實是否清楚、證據是否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是否準確無誤、訴訟程序是否合法等不同方面進行分析論證,并提出關于案件定罪量刑的意見和理由。

無罪辯護

為被告人做無罪辯護,應主要從以下方面進行:

(一)控訴方指控的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

(二)控訴方或辯護方提供的證據,能證明屬于下述情況,依據法律應當認定被告人無罪的:

1、被告人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

2、被告人行為系合法行為;

3、被告人沒有實施控訴方指控的犯罪行為;

(三)其它依法認定被告人無罪的情況。

辯護人及辯護人的范圍

在刑事訴訟中,辯護權除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己行使以外,還可以由其他人協助行使,即辯護人行使。辯護人是指在刑事訴訟中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或法院指定,幫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使辯護權,依法維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權益的訴訟參與人。辯護人制度的設立彌補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辯護能力的缺陷;彌補了國家司法人員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訴訟權利保障的不足;促進了訴訟公正的實現,并在社會中發揮著示范功能,促進法制宣傳教育。在中國辯護人的范圍較廣泛:律師、人民團體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在單位推薦的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監護人、親友都可以被委托為辯護人,但是正在被執行刑罰依法被剝奪、限制人身自由的人除外。

在刑事訴訟中,加強和完善程序性辯護對保障刑事被告人的合法權益,規范司法部門的行為,維護訴訟程序的地位和重要意義。

刑事辯護咨詢日

辯護是刑事被告人的一項基本權利。作為一項權利,刑事被告人既可以自己辯護,也有權聘請辯護人為其辯護。辯護人在刑事訴訟中的作用,隨著其參與刑事訴訟的范圍的擴大而日漸突出,辯護人不僅可以在刑事審判中為刑事被告人辯護,而且可以在起訴階段、甚至于可以在偵查階段為刑事被告人提供法律幫助。

辯護人參與刑事訴訟范圍的不斷擴大,曾被人們認為是1996年刑事訴訟法修改取得“里程碑”性質的進步的重要原因。辯護人參與刑事訴訟范圍的不斷擴大,對于強化辯護人在刑事訴訟中的作用,保障刑事被告人的合法權益,確實具有十分重要的積極意義。然而,辯護人參與刑事訴訟范圍的擴大,并不能完整地說明刑事辯護制度在近現代的發展變化,因為,除了參與范圍的擴大,刑事辯護人的責任的變化,也是辯護制度的一種不應忽視的重要發展。

在傳統的辯護理論和辯護實踐中,辯護人的責任就是根據事實和法律,提出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罪、罪輕或者減輕、免除其刑事責任的材料和意見,維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權益。根據這種解釋,刑事辯護只是實體性質的,即僅僅是指針對有關刑事實體問題所進行的辯駁、辯解性的活動。不論是提出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罪、罪輕或者減輕、免除其刑事責任的材料,還是提出意見,刑事辯護均只是圍繞著刑事實體法律問題進行的。

然而,除了這種實體性質的刑事辯護之外,還存在著另一種刑事辯護,即程序性刑事辯護。所謂程序性刑事辯護是指:在刑事辯護中以有關部門的偵查、起訴、審判活動程序違法為由,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罪、罪輕或者不應追究刑事責任的意見,以及要求未依法進行的訴訟程序應予補充或者重新進行、非法取得的證據應予排除等,從程序方面進行辯護的方法。顯然,程序性辯護應是一種典型的刑事辯護方法。但根據以往對刑事辯護的解釋,這類依據刑事訴訟程序規則進行的辯護,一般不予認可。

刑事訴訟法對辯護所規定的只是“根據事實和法律”,雖然并未明確排除程序性的事實和法律,然而,人們對此均理解為,這里所謂的“事實”,是指刑事案件中的有關事實、證據;而“法律”則僅是指刑事實體法律。司法實踐也表明了對這種理解的認可。

因此,程序性辯護尚只是一種在司法實踐中基本無效的辯護方法。之所以應將程序性辯護作為一種典型的刑事辯護方法,主要是因為:首先,程序性辯護是刑事辯護存在的更廣泛基礎。事實表明,實體辯護若要在司法實踐中有效地產生影響,是以偵查、司法機關在刑事實體問題上確實存在錯誤為前提的。然而,這種前提的廣泛存在卻并非現實。

司法實踐中,從偵查、起訴到審判,公安、司法機關在刑事實體問題上發生錯誤,對無罪之人或其他不應追究刑事責任之人進行刑事追究的情況,雖然時有發生,但并非普遍存在。因此,單一的實體性辯護方式,有使刑事辯護的廣泛存在受到懷疑的危險。在只重視實體性辯護的前提下,人們往往是從防止可能出現的實體性錯誤來強調辯護的重要性。然而,以預防、糾正現實中“可能”出現但并非普遍存在的實體錯誤,作為刑事辯護廣泛存在的必要性的基礎,終究給人以基礎不夠扎實的感覺,辯護的重要性因此極易受到懷疑。

在公安、司法機關認為案件并不存在實體性錯誤的時候(這是實踐中的常例),辯護就不可能再受到重視。即使是辯護律師,在認為案件中不存在實體性錯誤的時候,雖然存在著公安、司法機關違反法定程序的現象,也往往會感到辯護的必要性十分可疑。因此,增加程序性辯護這種方式,使辯護不僅可以針對案件中有利于被告人的實體性質的事實和法律,而且可以針對違反法定程序的現象,將使刑事辯護的廣泛存在有了更為扎實的基礎。其次,程序性辯護的存在,有助于規范偵查、司法部門的行為,預防、遏制、減少其違反訴訟規則的現象。司法實踐表明,違反訴訟程序規則的行為主體往往是刑事訴訟中的職權機關。

雖然我國的有關法律對此作了嚴格禁止的規定,并設置了其相互之間的監督制約機制,以防止、糾正違反訴訟規則的現象,但實際效果并不令人滿意。違反訴訟程序規則的行為,尤其是在偵查階段,并非罕見。這與違反訴訟程序規則的行為難以被揭露或被揭露后難以受到重視,有著密切關系。

被告方利用程序性辯護方法,不僅可以更充分地揭露程序違法現象,而且可以更迫切要求予以糾正。再次,程序性辯護有助于進一步強化刑事訴訟程序的地位,維護訴訟程序的尊嚴。訴訟程序的尊嚴有賴于人們對其的尊重和遵守。程序性刑事辯護的存在,使違反訴訟程序的行為、現象成為刑事辯護的對象,對于促進人們重視并遵守訴訟程序,無疑具有積極的意義。

作為與刑事實體性辯護完全不同的另一種辯護,刑事程序性辯護對于“重實體、輕程序”現象和觀念的糾正,對于實現刑事程序所應有的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規范職權機關的行為等價值,具有直接的、積極的意義。刑事辯護中的程序辯護當然,程序性刑事辯護方法在現實中雖然已被辯護方經常采用,但作用卻不明顯,其原因在于,程序性辯護上述重要意義的實現,有賴于相關法律的完善。只有在刑事訴訟法對此予以充分肯定、明確保障的基礎上,其一系列意義才有可能實現。但我國現行刑事訴訟法和有關規定對此卻尚未予以明確、充分地肯定。

例如,非法證據的排除,僅限于非法言詞證據,并不包括非法實物證據,這使針對非法收集證據行為的程序性辯護,幾乎變得毫無意義。刑事辯護程序因此,程序性辯護廣泛、有效的展開,首先有賴于法律對刑事訴訟程序規則的充分肯定,使之成為如同刑事實體法那樣的不可違反的法律規范,而不僅僅是一種可遵守也可違反的“軟法”。其次,應當充分認識到辯護方的辯護對預防、糾正違反訴訟程序規則行為、現象的積極作用,而不是僅僅依靠職權機關之間的“互相監督、互相制約”。從這個意義上說,刑事辯護方法的這種改變,所預示的積極意義十分重要,理應引起理論界和立法、司法實務界的充分注意。

理論基礎編輯刑事辯護制度程序主體性理論的生成與發展基于“尊重人的尊嚴”這一思想,強調把人自身作為一種獨立、自治的目的,而非被他人乃至社會用來實現某種外在目標的手段,強調其具有人格尊嚴,并在與他人交往中具有人格上的平等性和獨立性。該理論為被追訴者享有辯護權提供了強有力的理論說明。

首先,它強調被追訴人也是有尊嚴的個體,其尊嚴應當得到尊重。正如康德所認為的人性里有天生的尊嚴,每個人是獨立的,任何人都無權把別人當作達到主觀目的的手段,每個人總是把自己當作目的。任何法律權力的行使也不能使受影響的人喪失了自我尊重的人格。即使在刑事訴訟中被追訴人也不能被當作客體予以對待,而是有尊嚴的主體。

正如黑格爾所言“不是把犯罪者看作單純的客體,即司法的奴隸,而是把罪犯提高到一個自由的、自我決定的人的地位?!逼浯?,程序主體性理論說明了主體間地位的平等性。不管是國家機關還是公民個人,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權利義務平等,任何機關和個人不得超越法律之外,把自己的意志強加于他人或機關。

正如貝卡利亞和孟德斯鳩所言,司法機關和被告人是平等的。當然,這種平等只限于程序上的平等,而且只有在訴訟程序中才能取得這種平等。程序平等的一個基本要求就是可以互相交涉、辯論和說服,程序參與各方都可以對程序的結果施加相當的影響。被告人的辯護權是體現其與司法機關享有平等地位的最重要的方面。最后程序主體性理論還揭示了主體本身享有權利和承擔義務的一致性。

這是主體間地位平等性的必然結果。因為一定訴訟主體的權利必然以其他訴訟主體承擔義務為條件。所以,如果某一主體的權利義務不一致,就會造成主體間地位的不平等。由于司法機關包括擁有中立地位的法院在本質上都是針對被告人的刑事責任問題而進行訴訟活動的,擁有起訴、審判的權利,相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就應當擁有辯護的權利。由此可見,辯護權的存在是被指控人被視為程序主體的最低要求,允許辯護人協助被指控人行使辯護權則是為了鞏固其程序主體地位。辯護制度的建立實為程序主體性理論的具體體現與要求。

刑事辯護技巧

一、要善于準確歸納并找出辯護的法定理由。

二、不要忽視對被告有利的酌定情節。

三、要敢辯、善辯和明辯。

四、切忌歪辯、亂辯和錯辯。

五、律師辯護應尊重委托人或被告意見。

常見問題